当前位置: 首页>>湖北名师工作室>>成果展示>>正文

推陈出新,柳阮古为今用;秦楚和鸣,旧曲同发新声

西安音乐学院“心弦音”柳琴&阮专场音乐会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1日   作者:杨思琪 宋嘉仪   来源:   点击数:

2019年11月16日晚,中国器乐艺术周第四场音乐会江月琴声——西安音乐学院“心弦音”柳琴&阮专场音乐会在我院编钟音乐厅成功上演。

本场音乐会采用了柳琴与阮结合的演出形式,主旨在于“继承”与“创新”。

本场音乐会在演出形式上,精心安排了独奏、合奏与重奏三种形式。例如柳琴的独奏《江月琴声》将柳琴清晰明亮、圆润饱满的音色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柳琴与阮族乐器重奏的《剑器》和《心舞》则将柳琴和阮相结合,柳琴的高亢刚劲与阮的柔和恬静相辅相成,不同的音色在相互协调与配合之下达到了高度的统一,给人带来一种新颖且悦耳的听觉感受。

《江月琴声》是由作曲家王惠然用音乐语言将诗词中的意境呈现的作品。根据白居易《琵琶行》中的意境,可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江月、哀诉、乱世、远去。柳琴三、四弦上同音双弦的奏法以及泛音的处理,的音色低沉深邃,表现了江雾重影、悠远空灵,点点忽闪的渔火形象;柳琴四弦与一弦、二弦与一弦的过弦颗粒饱满,表达出“飒飒风和雨”、“切切鬼神语”的意象……

经典的中阮曲目《丝路驼铃》由作曲家宁勇所作。旋律深远而悠长,道尽了在骆驼商队在丝绸路上的长途跋涉,凝聚了其辛酸沉重的情感,又充满了异域风情。

《剑器》原是由作曲家徐昌俊先生根据杜甫的诗篇《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所创作的一首柳琴独奏曲;《江月琴声》则是由作曲家王惠然先生根据白居易的《琵琶行》所创作而成的柳琴独奏曲,虽然同为以古诗为蓝本创作的柳琴独奏曲,但在本次音乐会中,《剑器》却以柳琴和阮的重奏形式上演。据悉,《剑器》在2010年由宋楠和赵雨暄编配成了柳、阮重奏的版本。重新编配的版本中柳琴高难度的八度大跳与快速的扫弦换把刻画出剑舞的凛冽肃杀,大有“来如雷霆收震怒”之势;柳琴、与阮族重奏形式展现了行云流水、妙舞神扬的剑舞姿态,旋律华丽而透明,犹如“江海凝清光”。

专门为柳琴和阮族乐器而作的《心舞》又继续推动了这两种乐器的发展,作曲家苏潇将柳琴与中阮、大阮的音色完美融合,营造出了一种丰富的和声层次感。此外,作曲家还采用了唐代乐舞曲调高亢悠扬的特点,同时荟萃兼收西域各国民族音乐文化之精华,完美地再现了大唐盛世万方朝拜的恢弘场景。

柳琴的独奏,中阮的重奏为“继承”,柳琴与阮族的重奏是一种成功的音色探索与“创新”。

在乐曲的选择上,整场音乐会也表现出了“继承”与“创新”。

《山歌》是作曲家刘星先生为中阮所创作的经典曲目,风格热烈而充满民族风情,像是在描绘由山歌伴唱的舞蹈场面。弱起渐强的纵向和声音程进行丰富了传统民歌的单线条旋律,并使之音响效果变得更为饱满。华彩部分强有力的横扫增强了乐曲的冲击力,具有十分浓厚的现代气息。是继承传统音乐元素的基础上加入了现代化演奏技法的创新。

由关迺中创作的《澳门狂想曲》是一首糅合了中国民歌与葡萄牙吉他曲写作而成一首柳琴曲,不仅富于葡萄牙音乐的情调,又有传统广东音乐的旋律。该乐曲用柳琴来演奏葡萄牙吉他的独奏部分,别有一番风味,充分体现出澳门中西文化融汇的特点。是在继承传统音乐元素的基础上融合了外国音乐元素的创新。

整场音乐会的曲目选择除了给人“继承”与“创新”的体验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带动观众的情绪。7首曲目的情绪都以热烈欢快为主,完美地调动了观众们的热情。虽然其中有《江月琴声》这样表达忧愁情绪的乐曲,风格稍稍转换,但其整体氛围哀而不伤,起到了对观众情绪的调节作用。

同时,采用了柳琴与阮族乐器重奏的形式,既是推动了阮、柳琴发展,也为推广柳琴和阮族乐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的柳琴和阮逐渐被广大人民群众所熟知,作为专业的音乐人,对此类传统乐器的继承、推广与发扬肩负着义不容辞的重任。“心弦音”组合,他们将已有的经典曲目进行重新编配成为柳、阮重奏的新曲;也不乏作曲家为柳、阮创作出专门的重奏曲目,为柳、阮乐器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笔者相信,“心弦音”组合中的重奏形式在不断的实践与创新中进一步继承与发展柳、阮文化,并推动柳琴和阮走向世界。

(文/音乐学系杨思琪/宋嘉仪)

关闭

Copyright @ 2008 武汉音乐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5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