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湖北名师工作室>>成果展示>>正文

中国器乐艺术周音乐会乐评

《妙音天舞——弹拨乐专家专场音乐会》

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8日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文是在编钟厅观赏本院中国器乐艺术周系列音乐会之三《妙音天舞——弹拨乐专家专场音乐会》之后所作,望以拙笔表达作者作为一名听众最直观的感受。

整场音乐会共九首曲目,由琵琶、古筝、扬琴作为主要组合。故作者首先从演奏乐器的层次来分别讲述。

一、两首古筝独奏:《三六》、《婵歌》。

《三六》根据江南丝竹中同名曲目改编而成。音乐具有典型的流水板的曲式结构,旋律上具有明亮、活泼的音乐特点。乐曲通过运用古筝快速四点的特有技法,勾勒出江南水乡特有的细腻柔美风情。

后者改编自中国四大美人主题音乐会《满庭芳》之《貂蝉》乐章。在古筝和钢琴的表演中,逐渐勾勒出“貂蝉”在音乐的伴奏下“轻歌疾舞”的画面。旋律上通过主题的几次变奏将音乐情绪逐渐由缓慢推向热烈。通过古筝不同演奏技法的转换,“貂蝉”的舞步逐渐变得热情欢快,呈现出“碧酒红裳,琼楼玉宇,轻歌疾舞,丝竹共鸣”的生动画面。

二、四首扬琴独奏:《渔翁》、《山哈》、《圈》、《墨竹》

《渔翁》根据唐代柳宗元同名诗句创作而成。在慢板的曲式风格和扬琴“颤竹”技法下,呈现出忽远忽近的旋律风格,勾勒出山水中钓叟悠然自得垂钓的闲适画面。

《山哈》的创作素材取自畲族的所特有的少数民族音调,引子中的旋律具有明显的民歌音调特征,极具歌唱性。主体旋律节奏上富有动感,通过5/8、7/8、9/8、11/8四种不同拍子的转换,使得音乐情绪逐渐加快,呈现出畲族人民热情、活泼的性格特点。在第二部分中,乐曲转为慢板的音乐结构,旋律上对比第一部分热情的舞曲风格转变成对人民内心细腻的部分的表达,在钢琴与扬琴两个不同声部对引子部分音乐主题的交替演奏下,使得这一部分旋律极具少数民族音乐风情。在第三部分,旋律对比第一部分更具有跳动性,在扬琴和钢琴两个声部炫技般的演奏下,音乐情绪再次推向热烈高涨,直至终点。

《圈》以现代人对人生的思考作为主要表达对象,曲式结构是典型的回旋曲式,通过对同一主题的三次重现和变奏,表现出“圈”的概念。旋律中不断使用协和的旋律音调和不协和旋律音调的冲突对比,体现出人生中每当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随即而来的便是痛苦。乐曲极具现代和声思维,旨在表达出人生中成功与失败的不断交替,大起大落的生活不断轮回,人生的悲喜仿佛如同一个圆圈一般没有终点,永无休止。

《墨竹》原是一首钢琴流畅练习曲,在扬琴的演奏下,呈现出不同于钢琴版本的灵动飘逸感,主题旋律具有雅乐调式特点,有如泼墨于宣纸上的水墨竹林随风摇曳。

三、三首琵琶独奏:《飞花点翠》、《妙音天舞》、《十面埋伏》。

《飞花点翠》为我国著名的传统琵琶曲,是崇明派代表曲目之一,后经刘天华先生改编完善。结构上具有西方三部曲式的结构特点,而在音调上又不失我国民族调式的旋律特点。二者的有机融合,在二位琵琶表演者的共同演绎下,柔美安静的旋律中仿佛有片片雪花落在松柏之上,表现出浓厚的江南音韵。

《妙音天舞》旋律上具有异域风情的音调特点,结构上多次对主题的重现和变奏,逐渐将音乐情绪由平缓推向激昂。演奏中随着每一次扫弦部分的出现,演奏旋律也随之加快,并在轮指技法的表现下,勾勒出古丝绸之路上敦煌壁画中的天女和天竺古国的妙音在黄沙中忽远忽近的缥缈感。

《十面埋伏》是琵琶乐曲中最经典也是最为人们所熟知的曲目。而区别于别的版本,吴玉霞老师的表演中更注重力度的表现,使得这首乐曲更具有战斗性,凸显出战前的紧张感与厮杀场面的激烈感。整部乐曲层次分明,分别表现了战前、战斗中、战后三个时段。在琵琶的演奏下,这一乐器的丰富表现力体现的淋漓尽致,战马呜咽、短兵相见,使人仿佛置身于沙场之上。随着最后一个音落下,整场音乐会圆满落幕。

在我国传统音乐文化中,筝曲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谈及古筝,往往令人联想到幽雅、空灵,乃至于带来超然凡尘的美感。以《三六》为例,其前身是江南丝竹八大名曲之一,而在罗晶老师的演奏下,抛去传统民乐合奏的《三六》则更多了一份空灵、轻快的美感,且不失江南丝竹版的细腻婉约,反而更为灵动,又因低音厚实的特点,在将合奏改为独奏后,又不会显得音色太过于明亮。而《婵歌》中在与钢琴的合奏表演时,又比钢琴更具有表现力,如泉水般密集的音符表现,将“貂蝉”的曼妙的舞姿描绘的活灵活现,极具张力。

扬琴作为外来乐器,明代才传入我国,经过百年的流传与演变,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乐器。对比古筝,扬琴音色则更为明亮,音域更宽,更具有颗粒感。曲调缓时如于海英老师表演的《渔翁》中,如叮咚的山泉一般,明亮悠然的旋律并通过运用颤竹、上下滑弹、压音等东北扬琴流派的特有技法,完美的演绎了渔翁停船回家路上悠然自得的心境;急时如《山哈》中同钢琴相和,扬琴特有的明亮的音色极具表现力,甚至使得钢琴音色都显得暗淡。扬琴的丰富的表现力可见一斑。而改编自钢琴练习曲的《墨竹》,以其明亮通透的音色特点,在不逊色前身的前提下,又能用灵动的旋律将水墨竹林展现在琴声之中。

对比前两者,琵琶的音色则略显单薄,但更为细腻,表现力也更为丰富。早在《琵琶行》中白居易就曾言“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其丰富的表现力。以本场音乐会中吴玉霞老师表演的《十面埋伏》为例,通过不同演奏技法对故事形象的体现,将楚汉相争的战斗画面演绎的绘声绘色。从“战前”琵琶长音轮指刻画出的“吹打”,到战时“夹扫”空弦模仿马蹄声等等,一件四弦琵琶能表现出如此惊心动魄的宏大场面,实是其他乐器无法比拟的。

“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白居易的这首诗或许最能概括本场音乐会中以古筝、扬琴和琵琶为主的弹拨乐器对于音乐形象的丰富的表达。本场音乐会的九首曲目,展示了我国弹拨乐丰富的情感表现力,这种线条般的音乐语言,如一句句深情的话语,随着指尖弦动,含蓄的演绎出我国弹拨乐特有的深情。

关闭

Copyright @ 2008 武汉音乐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5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