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湖北名师工作室>>成果展示>>正文

武汉音乐学院中国器乐艺术周系列讲座综述

《柳韵传心 阮弦传音——对阮和柳琴艺术组合形式的探究》

以史为鉴勇创新,古韵相传展未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8日   作者:   来源:   点击数:

讲座综述时间:2019年11月15日15:30

地点:武汉音乐学院滨江校区学术报告厅

讲座专家:宋楠

关键话题:阮与柳琴的起源与发展;阮与柳琴的演奏;阮与柳琴的结合与座位的排列;发展的实质性问题与乐器的传承;

正文:宋楠,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柳琴、阮专业教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柳琴分会理事。1998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师从于柳琴大师王惠然、王红艺,阮演奏家崔军淼。从事阮、柳琴专业教学工作以来有多位学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央、中国音乐学院。在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大赛中,多位学生获奖,并获大赛园丁奖。2005年曾应邀带学生参加了第一届柳琴研讨会; 2008年参加了全国部分城市柳琴交流观摩会;2008年获学院教学成果一等奖。2008年举办了"九琴生情"柳琴、阮专场音乐会。受到专家的一致好评; 2009年受聘为陕西师范大学柳琴、阮专业教师。2009年6月应邀在西北工业大学举办了"古韵六月"民族音乐进校园专场音乐会。任教期间还一直担任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的柳琴首席,曾出访过德国、奥地利、新加坡、日本等国。发表论文《浅谈柳琴基础教学》、《盛开在民族乐苑的艺术之花—记王慧然先生与中国柳琴艺术》等文章。

整场讲座宋楠教授先是介绍了阮和柳琴的起源与发展,提出一些在音色和演奏技巧等方面的区别,继而引申“两者互补”话题,论述了两者专业的本体特征,并希望新一代对两者乐器有新的诠释。讲座过程中,还谈到声部在空间座位上的排列对于整个音响上的重要性等话题。

以下笔者将通过上述问题综述:

一、阮与柳琴起源发展

宋楠老师先是以历史渊源缓缓引入以及介绍阮与柳琴,众所周知,阮与柳琴都是中国古老的器乐:阮源于中亚,后通过龟兹传入我国,在汉时称为秦琵琶,相传晋代阮咸擅弹此乐器因此得名“阮”,它是古琵琶的一种,有言称它“四弦有柱,形似月琴”。阮鼎盛于唐朝,唐代的阮,有四弦、十三柱,发展得已比较完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在诗中生动形象地以“落盘珠历历,摇佩玉琤琤”绘写阮的音色纯厚圆润,如珠落玉盘那样悦耳动听。久经两千多年历史的沉淀,绵延不断至今。柳琴,又称土琵琶,它是汉代的一种传统乐器,最早的柳琴构造较简单,只有两根丝弦,七个品位,音域较窄。后来经过改革,由最开始的原始柳琴形态——二弦柳琴,到后来逐渐诞生演变为了三弦、四弦柳琴,它的产生到发展不过短短两百余年的历史。

二、阮与柳琴的异同说明与音色互补的表演示范

接着宋楠教授带领了西安音乐学院的同学上台以阮和柳琴分别演奏了《草原抒怀》和《雨后庭院》,并亲自上台演奏了《大漠魂》,形象生动地说明了两者乐器的异同以及不同的对乐曲的诠释:阮的音色较为圆润宏厚,它突出的是圆润性的音色,混响比较重,余音较长,声音比较低重,音箱较柳琴更大一些,它的音调深沉且韵味很强,歌声悠扬;柳琴的音色高亢且明亮,声音极为注重“哒哒哒哒”的颗粒性,清晰清脆且声音较尖锐,素有小珍珠落玉盘的美称,轻飘飘却又不失力度,琴小且音箱也小,较阮更为好弹,特别是快板相对轻松,品距和弦距相对较小,余音不够,混响不足。两者都是以右手弹拨,左手按弦,两者大多都是以桐木和实木而制。

由于两者的异同,宋楠老师提出了一个大胆而又创新的话题,由于两者在音色上的不同,可以进行音色上的互补,以阮的圆润混响重结合柳琴的高亢且单薄,以不同的音色相互碰撞,从而结合起来。宋楠老师举例了现今以两者乐器结合的曲子《日月歌》,以新舞为例,由传统的版本改为第二版的两把阮两把柳琴,到第三版又把笙的声部移给了柳琴。

宋楠老师提出,座位的排列对于音响效果也会带来不同,并举例说明,演奏人数较多时改一边大阮一边中软包裹柳琴的音色改为两边中软包裹大阮一起围着柳琴为调整,使两边的音响更为协和相同。

三、教学中:阮与柳琴的角色呼唤设计与凸现地域特色

宋楠老师后来说明了这样结合的初衷源于一个实质上上的问题,由于学生的流动,必须进行角色互换和调配:大一时学生注重打基础,大四又要忙于考研,中间的两年时间学生流动较快,不能更好地适应乐团以及很快地调整。所以宋楠老师开始让学阮的学生开始学柳琴,让学柳琴的学生开始学阮,从而进行角色互换,使乐团更加地融合。后来引申为如何凸显西安音乐学院的组合特色,西安音乐学院坐落于世界历史名城西安,宋楠老师提出希望利用地域优势,结合地域特色风格推广传承,开拓创新,并举例提到了西安音乐学院原创曲目《风起,絮飞扬》。

紧接着,宋楠老师介绍了西安音乐学院的特色学科,秦筝、秦胡以及半湖派琵琶,并着重介绍了西安音乐学院有着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称的学科——西安鼓乐,它起源于隋唐,历经宋、元、明、清,至今仍然保持着相当完整的曲目、谱式、结构、乐器及演奏形式,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境内发现并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间乐种之一,是中国古代汉族音乐的重要遗存,被国际音乐界和史学界誉为“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

四、乐器的发扬与传承

宋楠老师在讲座的最后也提到,每一个乐器都有自身存在的价值,中华上下五千多年的历史,它们同时印证着历史的长河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它们代表着泱泱华夏五千多年的历史岁月和我们一直以来传承着的优秀文化,它们也都有着能够传播出地域文化听觉符号的能力。同时宋楠老师也表示,非常感谢武汉音乐学院给予了他们这样一个展示学院风格特色的平台,并且希望兄弟院校可以更加友好且密切地往来。

在漫长的中华岁月里,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孕育了常青山川、大好江河,以及五千年的灿烂而又悠远的历史,留下了灿烂的传统传统,多少悲欢荣辱,多少盛极而衰,多少交融更替,成就了中国这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如今世界文化激流勇进,在各种激烈的碰撞之下,笔者认为,在先进时代多元社会文化的氛围里,只有发扬国家的民族文化,发扬传统并敢于开拓创新,弘扬中国民族文化特色,走独属于中国的特色之路,以传统文化和外来新文化碰撞出激烈的火花,才能更好的发挥社会主义优秀文化的先进性与优越性。新的一代,新的诠释,我们应当积极传承独属于我们的中国传统器乐,展望未来并给予它们新的意义!

作者:音乐教育学院陆可欣

关闭

Copyright @ 2008 武汉音乐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5447号